• Jubo

借鏡加拿大扶植高齡照顧科技產業的做法


圖片來源 / Pixels

65歲以上的加拿大人,82% 相信科技可以幫助他們延長在家養老時間,70% 相信願意自行付費給用得到的科技,69% 相信人工智慧可以幫助他們更健康。


加拿大是一個快速高齡化的國家,不遺餘力地支持高齡科技的運用與開發。加拿大聯邦政府因而在 2015 年成立 AGE-WELL 聯盟, 建構加拿大橫跨產官學界的網絡,除了研發創新的高齡科技與服務,也擔負起訓練下世代的創新人才,讓加拿大成為高齡科技的領先者。人口數相仿的台灣,如何學習加拿大的經驗,在快速成長的高齡科技產業,佔有一席之地。


將高齡化的危機轉成商


AGE-WELL 聯盟聚焦於銀髮族群生活的研究,成員包括專家與實務工作者,共同訂定出 8 個挑戰領域:

①居家社區照護的支持科技。 ②健康照護的創新服務方法。 ③增加自主獨立生活的能力。 ④認知與失智的科技。 ⑤行動力與交通力的支持。 ⑥健康生活型態與養生之道。 ⑦與社會和家人保持連結的方式。 ⑧維持財務能力與工作能力。

針對這 8 個挑戰,向大學研究團隊和新創公司徵求計畫案件,通過者給予為期 1 至 3 年的研究計畫補助。


由於 AGE-WELL 聯盟的目標明確、做法積極,5 年來已經吸引了產官學研界的不少成員,包含 42 家大專院校、250 多位研究學者,以及近 400 家居家照顧機構、數十家企業與百家非營利組織。綿密的網路、經費的長期挹注,加上了地方政府的力量,5 年來已經扶植了40 多家科技新創公司,許多新創公司在短時間內,就已展現高商業價值。


加拿大政府相信新創公司會是改變高齡照護的關鍵,雖然 2020 年新冠肺炎疫情嚴峻,AGE-WELL 聯盟反而更積極推動各項計畫,幫助長者在疫情後的新生活常態建立自信、並得到安全保障。


舉例而言,新創團隊 Steadi-One 為了減緩帕金森氏症衍生的手顫症狀,研發智慧偵測手套;另一個新創團隊 Curovate 是協助膝關節手術後復健而開發的智慧行動軟體;Tenera Care 團隊開發以物聯網輔助住民定位及接觸熱點的追蹤系統;知名電器零售商 Best Buy 透過學術研究,發展滿足高齡獨居所需的消費性電子產品以及服務; 新創科技公司 SAM3 開發的智慧居家方案,也進行了場域測試。


累積到目前為止,已有超過 4,500 位長者和照顧者成為使用者,參與這些創新研究計畫,北美在嚴重疫情的影響之下,照顧科技成為越來越被重視的一環。


台灣需要更多連結


從 2009 年開始,我投身於高齡科技的研發與教育工作,看到政府投入非常多的資源。2011 年的時候我透過教育部計畫的補助,在台灣大學成立智齡聯盟,總共有 14 所大學、涵蓋醫療、設計、人文、科技等不同領域百餘位教授參與。智齡聯盟並與芬蘭、日本的高齡研究團隊結盟,成立生活實驗室(Living Lab),透過國際交流,進行各種創新研究。


2016 年衛福部提出長照 2.0 政策,挹注更多資金為求建立更完善,人人皆有的高品質高齡照護,同年我的團隊也獲得科技部前瞻司的研究計畫,針對人口高齡化議題提出各種新創科技。2018 年科技部成立了台灣科技新創基地 TTA(Taiwan Tech Arena),搭建台灣科技新創公司與國際科技商務的橋樑,以台灣為研發基地,瞄準國際市場。

台灣雖然以科技立國,但傳統的高齡照護與新創科技仍有很大的鴻溝,目前看到的長照科技,仍然圍繞著概念驗證與科技應用,不僅缺乏產業思維,更缺乏國際化的戰略佈局。


或許加拿大 AGE-WELL 聯盟可以是可參考的模式,孕育更多高齡相關的科技人才、新創公司,讓台灣社會的高齡化,不是國安危機,而是不可多得的創新商機。


作者 康仕仲

日期 2019.08月照護科技專欄

報導 ĀnkěCare創新照顧